您的位置: 首页 >> 传感器

战气凌霄第章古青之主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战气凌霄 第2366章 古青之主

再説6天羽,此刻的他,正容颜枯萎,仰面朝天,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身周缭绕着浓浓死气,仿佛已经身亡。

只不过,因为其肉身成道的缘故,所以始终能够保持一丝生机未灭,而且,也能对外界生的事情,稍微得以感应,就是无法睁开双目。

6天羽眼下的状态,就像是梦游一般,明明还活着,但却一动无法动弹,只能通过神念外放,类似于灵魂出窍一样,关注着身周的一举一动!

“该死的,我若一直这么静静躺在此地的话,一旦灭虚圣魔返回,那我岂不是死路一条,毫无半diǎn幸免的可能?”6天羽内心喃喃中,一股浓浓的生机危机感,蓦然涌上心头,他拼命想要催动体内能量,强行令得自己苏醒过来。

但,下一刻,令得6天羽头皮炸的事情生,他现,自己的丹海和道海,此刻早已波澜不惊,仿佛干枯的河流,再也无法调动半丝能量和道念。

若仅仅如此,倒也不会令得6天羽如此震惊,真正令他震撼莫名的,乃是他现,自己体内的五逆环器灵,居然也像是沉睡一般,无声无息,根本没有半diǎn反应。

这一刻的他,就像是灵魂出窍,除了能够清楚感知自己的状况与身周的境况外,什么也做不了。

“可恶……”6天羽内心不由蓦地一声怒吼,他不甘心,绝不甘心就这样躺在此地,静静等着灭虚圣魔来杀。

他知道,虽説自己的肉身已经成道,就算被人轰杀成渣,只需保留一块小小的碎肉,日后也能涅槃重生,不至于有真正意义上的死亡。

可,一旦遭遇灭虚圣魔那老怪的话,恐怕自己就算想保留一块碎肉,都无法做到了,因为灭虚圣魔修为逆天,他一出手,自己绝对是尸骨无存。甚至,有可能被那灭虚老魔打入畜生道,永生永世,入不了轮回!

此时若不能尽快离开此地的话,凶多吉少!

一念至此,6天羽再次不甘心的展开了挣扎与反抗,那仅剩一丝的生机,化作一缕微弱的能量,轰然进入丹海,在其内横穿起来,欲将死气沉沉的丹海,刺激复苏!

但,无论他如何拼命,亦是无用,非但如此,那仅剩一丝的生机,在丹海横冲直闯之际,反倒迅减弱起来!

随着生机的减少,6天羽的神智,亦是开始变得模糊,陷入昏昏沉沉,仿佛随时都要昏厥过去!

“哎!”就在6天羽神智模糊,即将昏厥的一刹,异变突生。

只听一个带着浓浓沧桑的沙哑叹息之音,蓦然在其耳畔响起。

声音尚在空中回荡,6天羽右侧百丈处的虚无,已是波纹扭曲,一个枯瘦的老者身影,缓缓一步踏出。

那老者,满脸的皱纹,好似老树盘根,仿佛在他脸上写满了沧桑,他的腰背微驼,可双目,却是迸射出滔天璀璨精芒。

刚一出现,老者立刻神色复杂的扫视了6天羽一眼,好似在沉吟,到底要不要出手!

“哎,老夫本想杀你,但老夫的女儿,却执意不肯,既如此,那老夫就只好先将你带回去再説了!”少顷之后,老者喃喃自言自语嘀咕了一句,大袖一挥,迅化作一股水样波纹,笼罩6天羽全身,梭的一声,带着他悄然消失无影!

“唰!”眼前白光一闪,好似经历了一瞬,又像是经历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当6天羽再次现身之际,立刻现,他已经被老者带到了一个风景如画之地。

这里,是一处山清水秀,鸟语花香,灵气极为充沛之地,四周高山环绕,流水潺潺,而6天羽此刻,已经被老者放下,静静躺在了山谷的一片草地上。

“青儿,出来吧!”就在6天羽神智迷迷糊糊,暗暗利用那缕生机化作的神念,观察四周境况之际,那个苍老的沙哑之音,又一次在耳畔轰轰回荡。

老者的话语落下,只听阵阵沙沙的脚步声,迅从前方山谷内传来,少顷之后,在6天羽的神念窥探下,出现了一名莫约十七八岁的少女。

咋一眼见到此女,就连6天羽亦是不由有了短暂的愣神。

只见她,身穿一袭白色的长裙,肤光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

她的容貌秀丽之极,身形苗条修长,此刻一步步踏着青草走来之际,就连身周的灵气,也好似精灵般随之翩翩起舞,衬托得此女,宛如画中仙子,并非尘世中人。

“爹,谢谢你!”那美貌少女轻移莲步,走到6天羽身旁,立刻望向老者,微微一副,道谢了一句。

“青儿,你可知道,此人乃是界主的生死大敌,此次我们贸然将其救下,一旦界主得知,我们两父女,可就命不久矣。

青儿,听为父一句劝,我们还是别多管闲事,直接将其擒住,交给界主吧,如此一来,説不定界主心情大好之下,会将我们两父女的命魂归还,也未尝可知!”老者见状,立刻轻轻伸手将少女扶起,语重心长的苦苦劝説起来。

“爹,其实我也知道,我们将此人救下,后果严重,但,我们却不能将他交给灭虚老魔!”名叫青儿的少女闻言,却是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

“哦?这是为何?”老者闻言,不禁猛地一愣。

“爹,此事説来话长,并非三言两语可以解释得清楚,女儿还是以后再和您详谈吧,先别説那么多了,救人要紧!”青儿似乎不愿多谈,目光一扫6天羽,立刻忧虑重重的説道。

“你这孩子,自从去年你跌落山崖,摔成重伤苏醒过来后,就变得神神叨叨的了,就连为父,也不知道你整日里在想些什么,若非是为父那日亲自将你救醒的话,还真的会误以为,你并非我的女儿呢!”老者闻言,不由暗暗一叹,苦笑着摇了摇头,他现,自己是越来越弄不懂这个女儿了以武汉为例。

原本,女儿还是好好的,和正常人一样,但自从去年不慎失足,跌落山崖后,女儿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女儿本来是不适合修炼的,可从苏醒那一刻后,却是突然拥有了灵根,开始变得可以修炼,而且修炼进阶之,一日千里,就连老者,也是暗暗震撼不已。

更加惊人的话,少女似乎在草木方面很有造诣,无论什么样的草药,只要见过一次,便过目不忘,可以详细的道出其来历和功效。

这才不到区区一年多的时间,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在许多草药的认知方面,甚至隐隐过了他这个药门的门主。

老者姓古名尘,昔日本是这个位面世界内,第二大宗派药门的门主,只不过,甚为不幸的是,一夜之间,被门下大弟子,联合第一大宗门,无情灭宗。

后来,仗着一身凡入圣的修为,老者才带着襁褓中的女儿,侥幸逃出生天,从此以后,便隐姓埋名,生活在此地!

这一部分留在身边分卖给其他吸贩毒人员。么多年来,老者和女儿,从未踏出过此地半步,因为此地被老者布下了一座逆天防御大阵的缘故,所以外人也无法轻易闯入进来。

两父女的日子,倒也过的很是幸福安逸,可这一切,却是因为6天羽的到来,全部改变了。

几乎就在6天羽进入这个位面世界,与灭虚圣魔激战那一刻起,青儿便变得魂不守舍,好似大难临头一般,惶惶不可终日。

只不过,甚为诡异的是,在那惶然中,青儿目中,也流露着浓浓期盼,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可,无论老者古尘怎么问,青儿都是一声不吭,不愿告知他真相。

直到6天羽遇难,昏迷倒地,青儿才苦苦哀求,让其父古尘,一定要将6天羽救来。

这,便是整个事情的经过了。

“青儿,你认识此人么?”见古青正全神贯注的盯着6天羽,为把把脉,那认真的态度,就像是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古尘终于难忍心中疑窦,再次追问了一句!

“不认识!爹,他好像伤得很重,女儿根本无法诊断,还是您来吧!”古青闻言,摇了摇头,迅轻移莲步,走到一旁,俏眉微皱的説道。

“既然不认识,那你为何还要救他?”古尘闻言,立刻不满的嘀咕了一句,与此同时,内心亦是不由暗暗涌现一缕淡淡的嫉意,他觉得,女儿对这半死不活的6天羽,似乎比对自己还要紧张,还要在乎!

“爹,您以前不是一直教导女儿,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么?怎么现在还问理由?”古青闻言,顿时不悦的嘟起了小嘴!

“呵呵,青儿,你是不是喜欢他?”古尘见状,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忍不住脱金融时报:那么你对先驱报的股份一点兴趣都没有吗?口而出。

“爹,您説什么呢?女儿对他,并无任何男女之情!”古青闻言,不由俏脸绯红,羞涩的低下了头。

“看看,还説不喜欢他,那你脸红什么?”古尘见状,更加确信心中所想。

“爹,真的不是您想的那样啦,女……女儿……哎,还是实话告诉您吧,其实女儿知道他是谁!”古青羞愧难当,跺了跺脚,终于道出真相。

“哦?他是谁?”古尘不由微微一愣,继而疑惑不解的问道。

“他是……女儿的主人!”古青闻言,顿时神色一正,郑重其事的答道。

福州男性功能障碍治疗费用多少钱
成都包皮过长治疗费用
兰州治妇科医院哪家好
Tags:
友情链接
合肥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