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芯片

甜甜五岁了容易

2021.05.03 来源: 浏览:1次

甜甜五岁了。男孩。

好动与闯祸是最大的特长。当然,这是因为他是这个家里的太阳。

可今天闯祸的却是爷爷。

甜甜的头,被爷爷在拖地的时候用拖把的把子划了个口子。

血顺着甜甜的头顶直流到脸上。在那小手的糊弄下,简直是整个一血葫芦。

起因已经来不及说明了,家——炸开了锅。

天爷爷哟——这是咋的啦啊——。奶奶首先以惊人的语调喊叫起来了。

不动啊——妈妈看看。几乎是拖着哭腔的是妈妈的声音。

谁弄的啊!都是死人!快上医院!坚决而又强烈的指责以及果断的决策自然是爸爸的高见了。

于是,风一样的席卷都冲出了这个炸了窝的家门。

只有爷爷还是那样呆呆的站立着。他的脚下也有一股血水在流动着。

许是突然的安静提醒了这位老人,他的脸上呈现出了痛苦的表情。

慢慢抬起的脚下踩着一枚带木板的钉子!这是家里后院那堆杂物里的东西。

他看了看,又看了看。

最后,在他苍白的脸上挂满了冷汗的时候,他终于拔出了那枚深扎在脚掌的钉子。

好在家里有必备的应急药品和包扎的东西,那是给甜甜准备的。

他再没有犹豫,强打起精神给自己包好了伤口。

第一件事情,是把那个钉扳用榔头给敲碎了。

第二件事情,是很快的把地上的血迹擦的干干净净。特别是自己的那块,他擦的格外细心。

第三件事情,他抱了甜甜的衣服也出门去了。目标——医院。

于是,这路上多了一位瘸着拐着却又急急匆匆的老人。

其实,在医生的检查和处理之后也没什么大的伤口,就是不足一个手指宽的口子。而且很浅。洗洗,帖了片药棉纱,完了。

回来的人们没有发现老人的消失。他们继续着自己对太阳的环绕与运行。

是甜甜最先问起的:爷爷呢?

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却共同的发难是一致的。

棺材瓤子!死不了就会害人!媳妇的话就是夏天估计人也会哆嗦。

老东西,孩子都这样了,也不知道去医院。没这个糊涂法啊。奶奶的语气里有埋怨也有开释。

最好不要回来了!儿子的声音和结了几十年的冰一样的冷!

门——开了。

门外,一个脸色苍白的老人颤抖的站立着。他只是一个脚的站着。

门内,几个怒目相视的人用眼睛的光在猎杀不可饶恕的老人。

突然,一个童音扯着嗓子喊叫着:赔!赔我的钉钉!谁给我弄烂了!哇—————

所有人的目光在瞬间都柔和起来了。很快转向了甜甜。

5、不爱逛街 就是这个钉钉!还有血呢。我扎爷爷的,扎着了!肯定是爷爷弄烂的!赔!我还要扎妈妈呢!赔!哇—————

哭声好像是从地底传出来的,又好像是什么冷的东西,这个屋有寒气飘散着。

沉默

好久的沉默

共 104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立意非常深刻的一篇小小说!短短的文字把一个家庭溺爱孩子的情景刻画的淋漓尽致!现在的家庭爷爷成了孙子,孙子倒成了爷爷。故事安排非常合理,推荐共赏!【:李荣】【江山部 精品推荐201001 12】

1楼文友: 10:50:09 辛苦您 自然问候 握

2楼文友: 22:42:46 本末倒置 抬头看天,低头做事

楼文友: 22:06:57 文本立意深刻,情景逼真,铺排有致,体现出强烈的现场感。 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一直在文学的路上走。目前致力于文字表达无限可能性的探索。

沧州白癜风哪里治疗好
成都宫颈糜烂
洛阳治疗白癜风医院费用
Tags:
友情链接
合肥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