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区块链

战极通天第三千零五十七章流星灿烂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1次

战极通天 第三千零五十七章:流星灿烂

第三千零五十七章:流星灿烂

总共五尊世界级天才陨落,这是一恐怖信号在最后关头打响,此时不只是魔,各族的强者都在两尊魔族世界级天才陨落后仿佛嗅到鲜血而疯狂的鲨鱼般沸腾起来,有独面大军的凛然身姿,也有那古老据点边防上的舍生忘死。

魔族的世界级天才全灭了,但这不代表魔族彻底退出这场大战的舞台,此时他们失去了引领胜利的希望,也失去了镇压在头顶将他们束缚的强者领袖,那么索性就抛弃秩序与原有目的,彻底地疯上一场吧,首先,将这尊断绝了他们胜利希望的天骄撕成碎片,以那夺得两大世界气运的强者之血为他们摆开饕餮盛宴!

疯狂的魔如同海潮般朝斩魔者汹涌袭击,尽管连斩两大魔族世界级天才验证此人毋庸置疑的强,可没有一个善类的魔族大军联合战力却也完全足以将他威胁!那尊无敌者统领的只是一支孤军,综合实力甚至只有魔军的一成上下,率领此军阵斩魔族领袖足可见他何其英勇善战,可在面对这宇宙战场中所有魔狂时,即便最强者也会被生生拖垮。

似乎能见到那些追随在领袖身边的强者浴血而怒吼,作拼尽生命也要将魔族杀尽的咆哮,却也有人爽朗笑着慷慨赴死,面对十倍军力斩杀敌将,创造如此辉煌战绩后纵死何妨?怀着不同的战意,这支袭灭魔军领袖的奇兵不断缩水消逝,唯有那无敌身姿怒吼着在魔军当中纵横袭杀,即便承受的是这所有魔族浩瀚魔力镇压,他依旧能在神魂破碎间斩落一尊尊玄魔的首级,威怒中,魑魅魍魉尽皆绝灭!

这一切,宇宙战场外的圣者们看得只是模糊,如同一团墨点中浅浅光线不时窜动,闪烁着那似乎明亮又微不足道的光芒,只是那股舍身血战的意境还是透过宇宙战场的边际传递而出,令不少圣者动容,而在如今的宇宙战场却不只是有此处激烈,除却那征战不休的古城,另一墨点亦或说耀斑在不远处显现,将战斗最激烈的区域连成三角,唯有牺牲是这三角中牢不可破的支撑。

大据点震荡着岌岌可危,无敌者不断斩杀魔邪却深陷劫难牢笼内,而在另一处关键的战场却有世界级天才陨落的气息再度爆发而出,势归神界!

这一次有失者,是神族天骄!

那一股澎湃的气势即便宇宙战场之外都能感觉到,那是舍我其谁,镇压此代的自信,那亦是关乎妖族底蕴,意义深重的因果惊显,那相较墨点较小的耀斑被匕首生生贯穿,承受着碎裂之苦的同时却忍痛朝凶手追击而去,然而此匕如同象征死亡毁灭,不管是山与天空,无论是神与洪荒,阻挡者都被他锋锐斩断,非死即伤,却不可滞顿丝毫。

有超然神极之上的气息惊鸿一现,好似将整个宇宙的底蕴凝成那座大岳截住锋锐者道路,观者战者都在此时心头缩紧,这一场碰撞当是龙争虎斗,或许有可能影响战局!但紧接着那不断喷出寒芒的匕首就无比顺畅地突破了宙山的阻拦,山崩间若有古老叹息响起,山者不曾陨落,可他转身追击,却将在接触锋刃的过程中无限走近死亡!

好一个自信者,又一个无敌者!遥遥望着这模糊一幕的圣者们都是一阵惊叹,这已绝对是顶尖世界级他和妻子可以回到这个教学点天才行列,就如当初的兔逸神、青辰雨之辈,身姿璀璨直指那尽头的高度,哪怕是一些稍弱的圣者都感到微弱的自惭形秽之感。

“撼天易,撼星炎神难。”而在这时,正将圣念与生命之道透入千难万险之领域的红衣青年却发出一声呢喃,那可真是久远,却不改那传说导读:Sony 还真的告了!以下为主要的诉讼内容:般的英雄气概,但这一次似乎已经颠倒了。

“无论是否可撼,神以血誓守荣耀之光。”叶天则平静地开口,他感受到了宇宙战场的全新局势,在那一座宙山被贯穿而过后无敌之势正无限接近大据点的方向,而在大据点中亦有血霞般的战意冲天而起,构成虎狼之势相互呼应,一旦两者合并,正在死死啃着这摇摇欲坠大据点的军队难逃灰飞烟灭的下场。

而就现在看来,连宙山都无法将寒匕阻拦,还有什么可改变这战争的进程?围攻着大据点的身影英烈不屈,在明知时间有限的情况下便是燃烧自我也要将敌人毁灭,但那柄匕比燃烧更快,众多英烈只怕逃不得牺牲一切却功败垂成的遗憾。

恢恢天正在收束,一切,似乎都已经决定了,斩魔的无敌存在与他所统领精锐陷入疯狂的魔海中被不断蚕食亡灭,无法阻挡的寒匕以不断精简自身的残忍姿态悍然冲向这场战争的终点,这对羽翼已然蔽空,是时候征收本属于吾族的胜果了。

理应如此,天命如此,可这时偏偏有不屈天命者悍然而出,就在那寒匕如毒蛇扑杀,啮噬染血道路之时这耀芒爆发了,正如一颗天之尽头的流星极速冲撞而来,就在整个世界的惊悸间悍然撞上了那寒匕无物不破的至锐锋芒!

一时间澎湃气势汹涌,那惊人的战斗波动分明将整个宇宙战场披靡,将一尊尊战者在震撼中化为灰烬,也就在这时惨痛的裂痕在流星上交织而生,折射出一种令人苦楚的支离破碎感,而与之相对的,那冲透了诸军,屠灭了世眷,贯穿了宙山的寒匕深深刺入流星的心脏,却暴涌锐芒,在此驻足不前。

这一柄寒匕,这决定战争的无敌者,在此被首次阻挡了!

风起云涌,战争局势由此而变,刺入流星的寒匕不禁震颤,似绝灭万世的刀法舞动,带着诅咒与愤怒要将阻碍他与族之辉煌的无知者灰飞烟灭,而那裂纹层生的流星同样震颤,倒像是喷吐风暴的烈阳,承受穿心之痛闪烁间明灭不定,阳光欲要普照天地却被匕上的冷芒彻骨冻结,顿时沦落为与灰烬相同的黯然。形体被撕裂,光芒也被剥夺,这一颗星已是垂暮,但它颤抖着,非畏惧,兴奋间发出决战的宣言。

最终决战,诸族弈命,又有谁能不死?即便世界气运在这最惨烈的战争中也只是惹来无数觊觎的夺命宝璧,根本没有什么能将生死逆转,可纵然是死,也可在黯然与灿烂之间抉择,裂纹不断横生,光芒愈发黯淡,可这流星中却发出了一声呼喊,竟令那至锐的寒匕再度一滞,荡动战场,如可震天!

那声呼喊诸为你这样的朋友骄傲!圣听不清,叶天听不清,可分明有一种壮志激烈在始源万族圣者的心头涌满四肢百骸,这必是一句伸张族威的豪言壮语,这一刻的他们完全有资格发出这声令诸圣都为之自豪的呼喊,就算这一刻他们染血,心怀不屈却尽皆倒下,他们也将作为先驱扫断黯然,开辟出始源的未奥巴马花费了大量时间充当协调者。与之不同的是来大道!

这种壮烈却引发了冰寒中的极怒,无敌不容挑衅,荣耀只属于我辈,敢阻拦者敢违逆者绝逃不过昭昭大刑,唯一之路,黯然落幕!

于是寒芒再度将苍穹照耀,诸圣仿佛都能在此时见到那张冷峻而模糊的脸庞,那是胜过寻常圣者的自傲与疯狂,寒匕前,无物不破,于是星破,在那股恐怖力量攻伐下炸裂为无数碎片,褪去所有光芒彻底湮灭。

又一尊世界级天才陨落,这一次的悲壮落在始源万族!

叶天注视着这一幕,星翰棋的奥妙继续进行融合,只是他似乎见到了星辰的光辉明灭,每一次明灭却皆是日月生辉,繁星共耀,整片星空的美丽灿烂都已在那惨烈的战场轮回映现,即便是那自傲的无敌者眼中也必然落下了不灭的星芒。

但现在,这柄夺命的匕继续进发,这一次再没有那一颗流星撞出,以至于寒匕无比顺畅地抵达如今战场关键的城下,面对着那严阵以待的盾御毫不留情将其贯穿洒血,已经没有什么能将其阻挡,这夺命的杀意冷冷地贯穿了英雄的腹心,伴着那城上无数呼喝狂啸,战局逆转,何为荣耀已经在此注定。

那么,也是时候将不属于胜利的存在从这辉煌之地扫除,于是寒匕冷漠地将围城战士的英姿贯穿,而这一刻英雄却面带笑容屹立而起,他如猛虎般扑倒在了城垣之上,兵刃碎断无存,那便将这身躯化作破城之锤吧,即便那柄匕首如死亡般贯穿了心脏,尽管那城墙上一名名同样虚弱的敌军战士自傲地宣扬着自身荣耀的不灭,还需将最后的进攻发起,就算将自己燃烧,就算那希望如此渺茫,可孤注尚需一掷,因为,我们也要守护自己的荣耀与尊严。

这一刻,若有那一世的星炎燃起,引动整个辉煌之世的光芒摇曳。但诸圣很快回过神来,那不是星炎而是血炎,这股力量并不无敌,在这即将落幕的战争中却显出无限的悲壮,或许的战争结局已经注定,或许拼死一搏也只能见证终结,但这不屈在败亡中延续着种族的斗志,方是面对着浩劫而不灭的希望生机。

都结束了,有魔圣冷冷地将一旁侍者生撕,也有妖圣嘴角上扬,露出那分冷酷,也有神圣感慨,圣兽重新陷入长眠,而叶天,遥遥地望了一眼,忽然感受到心中流过那抹灵光,冥冥之感却是令他目光闪烁,或许不该称作讶然。

风起,血舞,战局变了。

刺入鲜血中的匕首忽然开始了震颤,它不曾停止前进,却在极度恐怖的生灭中终结了自己,一片灰黑之色渐渐攀上匕锋,如同淬毒却将自身泯灭。

一寸一寸,无物不破的匕首泯然,它依旧无物不破,但它同样可破。

血色在澎湃,紧接着如狂龙啸起,在这连圣者都震撼的逆转间将那残破的城池一举吞没,至此,这一场令圣者都惊心动魄的战争,以意想不到的方式迎来最后的终结。

光芒闪耀,连接战场与宙的大阵重立,而一道道圣念如有默契般,尽皆投向了同一道身影。

应是灿烂,却为黯然。

小孩营养不良的表现
广州癫痫治疗费用
肚脐贴治宝宝肚子疼效果怎么样
Tags:
友情链接
合肥物联网